My daily readings 04/12/2011

    • 在这些Widget中,一个私人间(上限为50人)分享照片的小工具“Path”引起了我们格外的注意。1个月前,Path也仅仅只是支持iPhone上iOS 4.0以上版本,但它可能是第一个敢于和Facebook“拧着来”的早期公司──和Facebook的“只有一个身份”理念相反,不鼓励“主动关注”,而只能“反向关注”,你可以掌管自己的信息,只将它们分享给你挑选出来的最多50个人。前不久,Techcrunch爆出,Path拒绝了谷歌1亿美元的收购条件,拿到了850万美元的VC投资。

        Path受关注的原因还不只是它拒绝了收购(通常这表示创始人有做大的野心)和跟Facebook“拧着来”的疯狂劲儿,它背后的团队也很有来头:Path.com(手机上是Path.io)早期由Napster创始人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创建,2010年1月,现年26岁的Facebook前高级平台经理和社交网络天才产品经理戴夫·莫林(Dave Morin)宣布加入,现在担任公司CEO。此外,Path还得到Napster联合创始人、Facebook早期创始股东Sean Parker的帮助(Napster是上一波互联网泡沫中颠覆唱片产业的标志公司,它成功改变了大众购买CD的习惯,其创始人肖恩·帕克后来参与了Facebook的初创过程)。

        Path虽然是一个非常早期的产品,但它和Quora一样典型,它从另一个角度很好地阐释了尤里·米尔纳所说的“Curation”(掌管信息)主题。它认为,Web2.0和社交网络已大大降低了人们发布信息和传播信息的成本,上一波社会化网络大潮中创造出了很多工具实现了上述目标。现在任何一个有手机的人都能够成为内容生产者,不过90%的内容没有出现在它该出现的位置或没有让该被看到的人看到,而成为了垃圾信息。

    •   新浪科技讯 4月12日上午消息,百度CEO李彦宏今日在丽江举办的百度联盟峰会上发表演讲称,中国互联网未来两到三年应该有的三大机会分别是:中间业务、读图时代和应用为王。
    •   我们这个联盟伙伴还是很稳定的,有很多都是跟百度合作很长时间了,去年在九寨沟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参加了,去年我讲对于形势的判断的时候,我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我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这四个字是“大局未定”,现在一年过去了,我认为判断还是正确的。因为过去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优酷的上市,当当的上市,360上市,微博的变化,人们对SNS的期待等等。今年,我认为又会出来一个上市的狂潮,中国互联网的公司到海外上市的狂潮。
      • 如何判断哪些机会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1) 哪些是真正机会 2) 我们自身能力如何  3)哪些东西是passion 所在。
      • 每隔1断时间问问,现在环境有哪些变化,创造了哪些新的机会? 
      • 独立思考,判断 能力不够的时候,就很容易跟风。  
    • 。不要被产业表面的繁荣所迷惑,其实你自己能够做多少,你所在的公司,你所开发的产品到底对这个市场有多长久的吸引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被市场上突如其来的,一下火起来的东西所迷惑。
    • 十年前,美国人说下一个杀手级应用是Local,本地消费,当时很多公司的创业者都跟着去做Local了,当然无一例外全都死掉了。十年人,中国人说杀手级应用是Mobile,但是跟着做的,大部分也死了。所以,越是热的东西越要在自己脑子里面过一遍,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真是你的机会,如果你相信这个东西是你的机会,那你去做,不管市场有多么浮躁,有多大的噪音,我们要闹中取静。
    • 早晨我跟UC的CEO聊天,他把很多时尚杂志的内容集成到网站上,我就问他说,为什么这些时尚杂志不自己做一个网站呢?让你们去做呢?更主要的是他们没有互联网的思维,这不是一个个案,这是在任何传统领域都存在的一个现象或者一个规律。这个在现实中是存在的,如果你去问他们说,互联网对你重要吗?他一定说重要,你问重视吗?他一定说重视。但是真正做到实际的企业,它的产品和互联网结合程度其实很差的。这一点上,中国美国有比较明显的差距,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了,在中国有不少汽车网站做的很好。这是五年前、十年前垂直门户有差别的,当时的垂直门户更多的是新闻,新浪是通用的新闻,做汽车的做一个汽车的新闻,但其实不该是这样的,是要把真正的功能做到这上面。
    • 因为我觉得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很多的传统现象,现下的产业做的不够,叫做中间页也好,中间商也好,提供了很多机会。这样的机会在发达国家是几乎不存在的。
    • 这就意味着整个互联网的内容的主流开始发生一些微妙的必须的变化。当然,现在图片作为内容的一种新的形式,我觉得在未来两、三年中很可能会成就一批很不错的公司,这一点我觉得是最近一年来表现的比较明显的。

        所以我们看这个机会,要看这个市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个变化到底创造了什么样新的机会,作为一个互联网的创业者,这个能力其实是很重要的。

    • 应用的这种含义,其实不断地在发生变化,随着技术的进步,成本的降低,以前不能做的,现在能够做了,以前不敢做的,现在敢做了,现在讲到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
    •   我们的思维方式,其实也是与时俱进,每隔一段时间,每一个创业者,每一个CEO,我觉得起码两年吧,你都要在重新问一遍,对于你这个企业,最重要的几个问题,就是同样的问题,要重复问,问自己然后看看这个答案,跟两年前有没有变化
    • 这是从小到大,从不被人关注,到变成一个平台的东西,都要走过的一个过程。所以面对这些机会,无论是应用为王的门户时代,还是什么,面对这些机会,有的人抓住,有的人没有抓住。最重要的,要想抓住这些机会,最重要的是什么?
    • 创新这个当然是几乎在任何一个相关的场合,都会被提及的一个东西。但是在过去一年当中,在中国互联网,尤其是在媒体环境当中,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论调,叫做“三座大山”扼杀了创新。这个论调,我是不认可的,不认可当然是有理由的,我们来看一看中国互联网的市场,它的繁荣程度,我觉得是超过美国的。美国有多少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你掰着指头就能数出来的,中国有多少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国有多少呢?你掰着指头也是数不出来了。
    • 所以一方面在美国上市的美国互联网公司还不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多,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在海外上市,在美国上市、在香港上市的这些公司,所有的市值加起来不如Google一家市值大。所以这个市场的差别,包括它的繁荣程度,其实是很不一样的,中国互联网其实是有非常多的机会。
    • 。我一开始就讲,去年有一些上市成功的公司,今年又会有不少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到美国去上市,所以机会还有很多。未来若干年,中国互联网还会有很多的创新,特别是那些年轻人,20多岁的人,刚刚从学校毕业的人,甚至还没有大学毕业的人,有可能做出一些新的东西来,因为他们受的束缚更少一些。在美国很多大学没读完就出来创业成功的,有很多,中国现在还没有看到。那是因为什么?过去中国互联网很多都是COPY在国外成功的公司做什么,我们COPY过来,这个时候拼的是执行力,拼执行力的时候,你有经验,做的就好。当你的Idea是一个创新的,可能这个Idea你受的束缚越小越少,成功的概率就越大。我记得我刚刚回国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互联网是处在所谓的泡沫时期,1999年底2000年初,那个时候很多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没有什么盈利就上市了,实际上那个时候也有一波创业潮,包括学生的创业潮。那个时候我到高校演讲,最经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是否鼓励大学生创业。
    • 这个网页从理论上讲很不错,但这个团队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因为什么呢?那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机会不是很多,规模不大,没有今天这样的环境,没有这么多今天的VC,没有今天这么多的平台,来让它借助迅速的长大。
    • 所以我还是觉得,我常说的一句话:认准了就去做,不跟风不动摇。在这样喧闹的互联网环境中,认识到自己的长处、优势,认识到自己的短处,劣势,埋头苦干。在这样的微博时代,那些觉得想语出惊人就技惊四座的人,他们会输给那些埋头苦干的人,这就是我说的闹中取静。
  • tags: Readability

  • tags: Education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